幽白翼狼

【All博♂】 奇怪设定的博士03

奇怪设定的博士01   奇怪设定的博士02

脑洞向
只是想看被大家爱着的博士
是自己平时脑洞的产物

我写的好垃圾

不要问为什么这么久才更新,问就是fgo活动和jojo5完结

ooc不可避
苏不可避
人外要素有

怕蛇的请右上角,怕蛇的请右上角,怕蛇的请右上角

如果可以接受请继续
如果有什么脑洞或意见私信我鸭
(虽说会弧)
如果你看的开心那是最好的了

↓↓↓

       我们这里的博士也是半人半兽的,而且也很好看。阿米娅坐在博士盘成圈的尾巴上想。

       这里的博士种族是娜迦。就是上半身是人,从腰部开始都是蛇身的幻想生物。而且有些娜迦因为品种的原因是有毒的。

 

 

 

       博士的蛇身是黑色的,在太阳的照耀下会发出电蓝和宝石绿的光泽,好看的不得了,听说是叫闪鳞蛇的品种。但博士说他其实是个混血,从父亲那继承的红色蛇瞳与带有毒液的尖牙和母亲闪闪发亮的鳞片让他看起来非常不好惹。

       其实相处久了就会发现博士很好相处,还特别护崽。别人可以指着博士的鼻子大声斥骂博士,但如果有人敢说罗德岛的干员一星点不好他就用他的尾巴把那个人勒到肋骨全断掉。如果有人敢骂罗德岛的干员,那么对不起,一具脖子上多了两个血洞的尸体会在第二天早上被人发现。

       但是到现在还没有人有第二种情况那么惨,毕竟见识过博士蛇尾的厉害后,哪个人还敢戳他的逆鳞啊,不想活的除外。

 

       博士在日常生活中爬行速度慢悠悠的,被灯光照的发亮鳞片和红宝石一般都眼睛让干员们觉得博士就像志怪小说里魅惑人心的妖怪一样。不过能肯定的是,博士可不会把他们吃了。

       事实证明看东西要从两面性看。史都华德头一次见到那么生气的博士,整条蛇和希腊神话里的美杜莎一样,美丽却极其致命。

       当时一个复仇者以极快的速度突破了包围冲向博士,在一旁的史都华德想都没想便跑到博士身前挡了一刀。那一刀砍得小狐狸肠子都差点流出来,史都华德忍着疼痛强撑起来想让身后的博士赶快跑。却发现博士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到他面前,像所有捕食的毒蛇一样将身体缠到敌人身上,飙出两颗尖细的牙齿,一口咬在复仇者的脖子上。

       几乎是仅仅是一分钟的时间,史都华德看着那个复仇者因为博士的毒素,从呼吸困难拼命吸气,到浑身抽搐痛苦死去。期间这个复仇者想靠自己的力量挣脱出来却被博士更加用力缠紧,史都华德发誓他听见了几声清脆的断裂声。

       天知道博士在这个敌人体内注入了多少毒液,以至于他自己的面色好不到哪里去。

       史都华德觉得天下没有谁可以让他如此心动。博士擦擦嘴边的血迹,以最快的速度找来医疗员给他被血染红的白狐术士治疗,期间时不时以恶狠狠的眼神盯着可怜的复仇者的尸体。史都华德感觉自己的伤口一点也不疼,一想到博士这样是为了他,毛茸茸的白尾巴忍不住摇起来。更何况他可能是第一个见到的呢?嘛,失忆前除外。

 

       刚来的干员们经常会被博士的尾巴绊倒,时不时还会不小心踩上一脚,有时一天下来博士的尾巴都肿了。但博士毫不在意的拿出末药配制的药膏抹在伤处,然后继续干自己的事。实在疼的不行了会去食堂里拿一瓶冰饮边敷边喝,把所有文件看完后再去医疗室里凯尔希要绷带和药。然后被凯尔希骂了一通。

 

       安德切尔第一次踩到博士尾巴的时候做了他最拿手的甜点找博士道歉。自那之后,博士就经常发现安德切尔会在他的必经之路上“偶遇”到,然后找个理由一起同行。

       在几次这样的“偶遇”过后,博士生气地说:“你要摸我尾巴就直接摸,眼神很烦呐!”然后一把将自己的尾巴塞进安德切尔的手中。光滑冰凉的鳞片和硬却富有弹性的肌肉让萨科塔族的男孩爱不释手,直到他不小心捏到了尾巴尖,换来了一下轻轻抽打在手背上的力量。

       托这件事的福,干员们现在每次遇见博士都会来捏一下他的尾巴。当然,大家都小心的避开了尾巴尖。

 

       博士的眼睛不太好使。毕竟蛇是靠那分叉的舌头来感知世界的。但博士又讨厌眼镜搁在鼻梁上的感觉,所以他一直在左眼上带着单镜片,在吃饭或休息时摘下来。

       有时博士连单镜片都懒得带,吐着分叉细长舌头在罗德岛内慢慢爬行。偶尔会有干员玩心大发,从背后捂住博士的眼睛,故意压低嗓音说猜猜我是谁。

       偶尔博士实在分不清眼前的人,他会凑近那个人的脸,用自己的舌头轻轻舔着对方的脸来收集空气中的“气味颗粒”好辨认出是谁。

       这种方法被阿米娅禁止了。因为干员们为了争抢这个被博士舔的机会已经打过不下十几场了,包括阿米娅她自己也参与过。

 

       博士会在3月、6月、9月的时候迎来蜕皮期。到那时,博士基本会找一个堆满杂物的房间躲起来,把皮蜕了再出来,因为博士觉得蜕皮这件事挺羞耻的,有时还不能凭自己力量来蜕皮,甚至还会把自己打成结。

       星熊是路过一间杂物间听到一阵丁零当啷的声音后,推门进去发现狼狈倒在地上的博士的。

       博士他觉得他的脸像火烧了一样,对于蛇来说蜕皮是一次对自身的强化,能在自然界更好的生存下去。同理,如果一个娜迦不能靠自己的力量来蜕皮是会被看做弱者而笑话的。

       但星熊不知道这个,她只看到扭成一团的博士红着脸将一小团白色皮质物从身上撕下来。见识多广的星熊立马知道博士处于特殊时期,大步上前用自己的身高优势把博士困在了身下。

       “你干什……”“来帮你。”“我不需要!”“真的?”鬼族将自己带着笑意和话语和质疑的目光投在了几乎把自己打成死结的博士身上。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战着,随后,博士毫不意外的败下阵来。一边说着“你怎么这么多管闲事,好烦啊。”一边捂着自己快要滴下血的脸一边缠在星熊身上好让她帮忙。

       想让他给我孵小蛇,星熊一边偷偷擦鼻血一边想。

 

       月见夜感到很奇怪,博士经常给他和其他战斗经验较少的干员送药剂,而且是止痛药剂,虽然每次战斗下来战斗经验为零的他确实浑身疼得厉害。但每次博士给完药为什么还要摸他头捏他脸?又不是小孩子!然后一脸“感谢朕的大恩大德吧”的表情回办公室。

       每次想去办公室问原因都“碰巧”遇上阿米娅,然后因为兔子少女用博士的工作很多等等理由和一脸被流氓抢了老婆的表情的原因,月见夜一次都没去过博士的办公室。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月见夜见到了办公室里盘成一团的博士露出自己的尖牙,将毒液滴在一个小瓷碟中。做完这些事的博士疲惫的吐了口气,然后抬头看见了门口的前头牌男公关,以及对方一脸“哦呼!看看我发现了什么?”的表情。

       东夜魔王好笑得看着装作镇定说“这是凯尔希的要求,我没有想要帮你们做镇痛剂的,只是因为我的毒液刚刚好可以做而已(之后省略一万字)”的傲娇娜迦。觉得自己成为罗德岛干员的这一决定是正确的。

       不经意的提起博士经常摸自己的头之后,博士一脸“愚蠢的凡人”的表情说:“我是看在你那么累又不肯说才摸头给你安慰的,我可不希望别人说我虐待员工。”然后在月见夜一脸惊讶的表情下一边嘟囔“还不是因为看你好看才捏你脸的”“皮肤那么好,羡慕死我了”一边小心翼翼端着自己的毒液去做药剂。

       之后月见夜经常请博士喝酒,用自己做牛郎时的经验哄博士喝酒,之后和来食堂的推进之王打了起来。事后差点把食堂锤烂的维娜说要不是因为她及时发现月见夜的阴谋,博士早就被他拐到床上去了。

 

       博士到冬天会变得异常嗜睡。没办法,蛇是需要冬眠的。所以在冬季的罗德岛,干员们会在暖气开到28°C的地方看见睡得很香的博士。在拍完照之后将他轻轻叫醒是正确方法。

       不正确的方法呢?银灰表示痛并快乐着。

       我们的银灰老爷想通过摇醒博士的方法让博士清醒。结果在博士没睡醒的迷茫眼神和雾蒙蒙的红色蛇眼注视下没毅力的又哄博士睡了下去,还自愿给博士当人形抱枕。

       被崖心发现后以“过于宠溺博士”和“这么痴汉的肯定不是我哥”的两种“罪名”下禁止接触博士两星期顺便。

       角峰发现银灰在那两个星期一句超过十个字的话都没说过,可怜的像只被抛弃的流浪猫一样。

       当然,角峰不会把自己晋升成博士冬眠专业叫醒员和博士冬眠专业营养餐配制员这件事说出来。

 

       今天干员们被博士美丽的鳞片闪耀到呢。



若是不怕蛇的请往下拉,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博士父母的种族

再给你思考的时间,真不怕的请↓↓↓

博士父亲是红眼蝮蛇种,剧毒


博士母亲是闪鳞蛇种,无毒


图来源百度,侵权删

【All博♂】奇怪设定的博士02

第一篇点我头像进主页看

脑洞向
只是想看被大家爱着的博士
是自己平时脑洞的产物

我觉得自己写的好垃圾

本篇没有人外,没有人外,没有人外

ooc不可避
苏不可避

如果可以接受请继续
如果有什么脑洞或意见私信我鸭
(虽说会弧)
如果你看的开心那是最好的了

↓↓↓

        




       隔壁的博士是匹可爱帅气的人马,但我们这的博士也不差。这里的阿米娅想。

        这儿的博士唱歌很好听,是所有干员都认同的事实。空灵,如同凯尔特精灵的低语呢喃,哪怕博士只是随便哼哼,都好听的不行。

 

 

       阿米娅显而易见是听到最多的干员。在博士没失忆前阿米娅就经常到博士的办公室帮忙,顺便听听博士唱歌。她最喜欢博士唱的江南小调,温柔的吴侬方言就和博士的内心一样。所以当失忆后的博士在战后唱起江南小调安慰阿米娅的时候,她哭了,哭的就像的被母亲重新找到的孩子一样。但博士不知道,他以为是自己唱的太难听了。搞的阿米娅又哭又笑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

 

 

       伊芙利特经常听到。

       那时伊芙利特,赫默和白面鸮刚刚来罗德岛。伊芙利特不怕生,赫默和凯尔希用尽所有办法让她安静休息,过了一会儿又开始闹腾了,就连白面鸮搜索出来的方法也不行。小火龙不亏是小火龙。大半夜偷偷溜出房间跑到博士办公室找博士玩。(虽然有很大的程度上因为矿石病,头疼睡不着。)

       说是玩,伊芙利特只是想给这个瘦弱的男性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自己了厉害以及要让他必须对赫默百分百的好。她闯进办公室,露出了她做了不知多少遍的“笑容”说:“博士,我睡不着,好无聊啊!”

       伊芙利特等着眼前的这个男人露出害怕的神情,结果博士张口来了一句:“睡不着的话,我给你唱歌谣吧,很有用的。”然后在小火龙愣神的时候找来了毯子和枕头。“我办公室里的床可能没有你房间里的软,请将就一下吧。”

       当赫默发现伊芙利特不见之后,她几乎把整个罗德岛都跑了个遍。最后是在博士的办公室里发现缠着博士再唱一首的火龙宝宝和熬夜批文件的博士。赫默不知道当时她的表情是什么样的,但能肯定的是一定不怎么好看,不然博士不会露出手足无措的表情的。但是,这没办法,赫默想。那是她头一次看见伊芙利特露出笑容,不是恐吓人的笑容,而是真正的,小孩子该露出的笑容。

       于是自那之后,博士半夜的办公室里有50%的概率出现一只“博士,唱歌给我听吧!”的小姑娘。

 

 

       博士经常给艾雅法拉唱。这个坚强聪明的小姑娘的笑容是那么甜美可爱,但内心呢?父母为了研究天灾,被雨点一般都火山碎屑带走了生命。在每个人都在哀悼、叹息,用或怜悯或暗讽的眼神看着这个体态娇小的姑娘,但她毅然决然地继承了父母的意志,没人知道或者想知道她内心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博士知道自己不是当事人,也不是艾雅法拉本人,过多的无意义的安慰是没用的,但这并不妨碍他和这个可爱的后辈一起生活工作。博士很想和她一起说些或者做些工作以外的事(其实博士就是想摸鱼)。怎么让这个绵羊姑娘忘掉眼前的一切,放开自己的心哪怕只是一小会儿呢?博士不善言辞,艾雅法拉又因为矿石病视力和听力受损的原因两个人在休息时安静得不行。

       直到有一次,艾雅法拉带着最新款的助听器,说要听博士唱歌。博士开心的立马拉着艾雅法拉和她的小黑羊去了间没人的屋子给艾雅法拉唱了整整两小时的歌,期间差点被高兴的小黑羊烫伤,最后以被凯尔希Mon3tr警告赶回去工作作为结尾。

之后博士经常偷偷溜出去,拿着隔热毯一起和艾雅法拉躺在小黑羊身上,一边喝下午茶一边唱唱歌。可爱的小绵羊姑娘后辈谁不喜欢呢?

 

 

       空也会听到。

       说是听到,倒不如说是空有时会和博士一起在休息室里唱歌。然后有一次被一旁吃小蛋糕的远山录了下来,发在了干员群上,掀起一阵热潮。录音里,少女和男性的歌声如同在花瓣上的露水,再暴躁的猛兽听到了,估计都会变成人畜无害的动物。先不说空带着魔力的歌声,博士的声音就如同是沙漠里的绿洲,两个人的声音就像给予花粉花蜜的鲜花和传播花粉的蝴蝶,撒在海滩上的阳光,夏日里的冰凉汽水,单曲循环一整天都不够。

       事后,有干员提交了关于“让博士成为偶像的1000种好处”的文件给凯尔希,现处于待办事项中。当然,博士不知道。

 

 

       完成作战的干员也有一定几率听到博士哼歌。那种感觉,就算让你再去和伐木工大战三百回合也不累,甚至还想那荧光棒挥安可一曲。

       罗德岛里的干员们也有一定几率听到,干员宿舍几率最大。博士喜欢人多的地方,宿舍带有的生活气息让博士感觉很舒服很安心,让博士忍不住小声哼着歌。一曲结束之后,博士抬头一看,宿舍里的干员们用闪着光的眼睛看着博士。

       于是就变成了小型演唱会,罗德岛干员专属的那种。而且博士几乎什么歌都会唱,简直是人形点歌机。

 

 

       凯尔希也会听到,但是不会太频繁。

       罗德岛有时会有很多情况是关于博士身体和精神方面出问题,而当事人却打哈哈转移话题。

每次遇上这种情况凯尔希都很生气。凯尔希一生气,后果很严重。轻则被各位医疗员一通“慰问”,重则限制行动,使用代理指挥并收走全部夜宵和源石。

       这种情况对博士来说完全不能忍,这谁顶得住啊。于是博士练成了一个技能,和隔壁某英灵的一模一样,叫直感A,但是仅限于感觉生气的凯尔希医生。

       每到这种情况,博士都会打开办公室大门唱着欢快的歌曲等凯尔希医生来。走廊的传声不错,每次凯尔希怒气max的走过去,到博士办公室,怒气值就会下降至50%~60%。每次都有用,每次凯尔希都会中招。

 

 

       初雪教过博士喀兰的宗教歌曲和圣女的歌谣。她觉得,如果博士是女孩子,一定也会被选为圣女的,当然,排除身体因素。但初雪又觉得指挥作战近十场下来仅仅是头晕的博士完全可以爬完喀兰的雪山。

       起初博士只是给初雪伴唱,因为博士觉得圣女的歌谣是不应当传给外人的,特别是自己还不是谢拉格人。可初雪不在意,在她看来,如此天籁之声理应被所有人聆听。

       偶尔博士和初雪唱歌,会吸引来崖心,角峰和讯使。如果细心就会发现房间门口会有一条粗壮的尾巴在那里一动一动的,但是沉迷歌声的众人没有在意。

 

 

       银灰是一个大型真香现场。起初刚到罗德岛,他就听说了自己盟友有一副好嗓子。但他没太在意,银灰觉得那是罗德岛里的干员吹的太过了,毕竟哪有一个人,特别是男性的声音可以达到那种程度,空除外。

       可能是博士的声音好听到幸运女神都喜欢得不得了。银灰在来到罗德岛没多久后就参加了战斗。那场战斗异常激烈,受伤的人不计其数,但值得庆幸的事没有谁受伤特别严重。银灰觉得自己的伤完全不需要有待观察,可凯尔希医生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于是所有受伤的干员都住进了医疗室。

       百无聊赖的感觉让银灰开始闭目养神,顺便回想起自己瘦弱的盟友在战场上指挥的样子。冷静,对待敌人的残酷,神机妙算,真的让人好好奇他真实的样子。

       说曹操曹操到,博士在凯尔希走后没多久就进来了,想必是算好时机的。大概是以为自己在睡觉,路过的时候脚步声轻得不行。然后就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和小孩子说话的声音。银灰想了想,好像是个叫卡缇的佩洛族的女孩和札拉克族的女孩阿消,不知道博士找她们干嘛。反正也不管自己什么事,这么想着,银灰打算真睡觉了。

       这一觉没睡成,不是太吵,而是博士在唱歌。大概是因为觉得干员们受伤是自己指挥的失误又不知道怎么去道歉,这个对待自己人笨拙却温柔的男人只好用他最擅长的方式来尽到自己的一份心。

       恩希欧迪斯·真香·想和这个男人结婚·希瓦艾什感觉自己的心被谢拉格雪山上的日出洗涤了,并且偷偷摸摸拿出手机录音。事后银灰搜了下那首歌的名字。

       原来是叫《小城谣》吗?搜索引擎很贴心的把歌词也一起放了出来,银灰看了眼,觉得他和那位见到头上带着金雀儿钗的女性的作者一样一见钟情了。不过那位头上可没有金雀儿钗,但他有一副比金雀还要好听的嗓音。

 

 

       当然罗德岛的干员们不仅知道博士唱歌很好听……

       叫起来的声音也很好听……

       嘿嘿嘿嘿嘿嘿。


【银博】马嚼子,马鞭与马尾巴

  • 奇怪设定的博士01番外

  • 是人外车,人外车,人外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雷的话请退出

    这辆破破烂烂的马车我差点连马带人摔在地上



  • 链接发评论




这里是幽白翼狼,叫我白狼,狼都可以。主角受赛高党,雷点少,接受范围广,最喜欢人外设定,cp杂食向。bl,gl,bg都可以接受。日漫,国漫,美漫,特摄涉足较广,英美日剧都有涉足但范围少。

喜欢游戏但是手残(梦幻花园好难哦,还是fgo和明日方舟适合我)。最近学习画画中。

佛系狼一只,但如果有ky或黑子之类了我一律举报,我不会和你吵架,那很累。

以上是我的自我介绍,谢谢大家对我的作品的喜欢。

别看上面这么严肃,其实本质是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傻雕女孩。

【All博♂】 奇怪设定的博士01


脑洞向
只是想看被大家爱着的博士
是自己平时脑洞的产物

ooc不可避
苏不可避
人外要素偶尔有

如果可以接受请继续
如果有什么脑洞或意见私信我鸭
(虽说会弧)
如果你看的开心那是最好的了

↓↓↓

博士是匹人马。对没错,就是神话中的那种上半身是人类,下半身是马的半人马。

博士的马身很美观。柔软如丝的枣红色皮毛,顺滑的黑色马尾,短而有力的腰背,虽然瘦弱但结实的肌肉,纤细修长的四肢。优雅,灵活的下体配上博士指挥作战时的严肃冷静的脸,怎么看怎么好看。

但那又怎样,博士依然感觉有些尴尬,以及不适应。不管是新来的干员的好奇眼光也好,上个厕所差点腰扭断掉也好这都不是事儿。重要的是为什么干员们都喜欢对他动手动脚还胡思乱想的?

 

 

伊芙利特喜欢拉着艾雅法拉一起给博士的尾巴系蝴蝶结,还是那种粉粉嫩嫩的,带着塑料水晶镶钻的蝴蝶结。也不知道两个小朋友是怎么找到的。总之第一次发现这件事是在一次战斗后,阿米娅带着cp粉看见官方发糖的表情问了博士,博士才发现自己的尾巴被人做了这档子事。聪明如我们的博士一下就明白了为何早上遇见的干员们的表情那么的丰富多彩还拿着手机拍照。特别是银灰,喝的咖啡都从嘴角流出来了还不忘拿手机拍照,手指动作之快,都出现残影了。你说尾巴?说真的,博士认为如果牛顿允许,银灰估计已经被尾巴带的飞在天上了。

那一天,干员们的群聊天记录里出现了许多张带着蝴蝶结的博士照片,什么场景都有,掀起了一阵抢购热潮。最后以某贸易公司董事长用高价买下了几张1080P照片并做成了屏保收尾。当然博士对于这些什么都不知道。

之后博士的尾巴上不仅有蝴蝶结,各种发卡和颜色各异的装饰品都可以见到。博士本人表示小朋友们开心就好。但是,博士并不知道这其实是其他干员干的,而且物品来自某物流和某贸易公司。

 

 

能天使最近一直盯着博士的大腿看。一开始博士还以为她对自己的尾巴挺好奇的,但久了之后就发现,人家真的是单纯的盯着大腿看,而且那个眼神感觉要在腿上盯出一个洞一样。

博士懵了,他觉得他跟不上现在女孩子的思路了,为什么不是正常人的大腿而是我的?虽说一直盯着正常人大腿看也很可怕啦……本着要和干员们打好关系的精神,博士去问了能天使本人这个问题,换来了一句“我以为你们都有的。”摸不着头脑的回答。都有?什么都有?博士更加疑惑了。

自那之后的几天,博士感觉越来越多的干员把眼神往他大腿上瞟,眼神如此热烈,以至于博士以为他要被[哔——]了。实在受不了眼神骚扰的博士把阿米娅叫来问了个清楚,得知真相的博士大吼:“我不是彩虹小马,我没有可爱标记,我们的品种都不一样你们是怎么认为我会有可爱标记的!!!!!还有你们为什么都在看少儿动画啊!!!!”阿米娅来了一句:“彩虹小马挺好看的啊,可爱标记多萌,博士,为了我们的士气你要不要牺牲一下?”说着掏出了贴纸和手机。博士想都没想就飞一样的跑走了,感谢人马的血统。

 

 

安塞尔和末药是发现博士经常抬起后肢踢碰自己的肚皮两天才发现不对劲的。起初,他们去问了阿米娅和凯尔希,了解到这可能是驱赶蚊虫的表现便不做多想。直到他们发现博士经常去厕所以及到空旷的地方打滚发现的。在闪灵,阿米娅和嘉维尔的一番“严讯逼供”之后得知博士经常在半夜边批文件边吃冰,有时三瓶冰可乐下去还不够。“最近天热嘛,没办法啦。这个情况只是拉肚子而已啦,马上就好的,真的。”

犯人用着本人毫不自知的可爱语气和表情说着求饶的话,左前蹄还一下一下刨着地。在场所有人都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不行,再怎么可爱也要有原则。然后博士在各位医疗人员“和善”的笑容下吃了三礼拜的营养餐。据说博士康复后整个马看起来都萎了。不过,虽然心疼博士,但安塞尔觉得打滚的博士世界第一可爱,可惜视频只录了一份。

 

 

梓兰喜欢在休息时拿梳子梳理博士的尾巴。那如丝绸一般顺滑的马尾,捏在手里的感觉简直不要太好哦。由于这个原因几乎全部干员随身都带着小梳子,有的干员还学会了编麻花辫或者蜈蚣辫,银灰甚至学会了编脏辫。说真的博士当时看到都傻了,甚至想把银灰塞回包里。“你不是我认识的银灰,你不是!”

博士觉得没什么,因为梳理尾巴真的很舒服,扎起来行动更方便。但是博士尤为严肃的拒绝了把尾巴烫卷这个提议,因为博士觉得这太女性化了。一众干员看着博士身后带小花朵发卡的麻花辫陷入了沉思。

 

 

干员们都很喜欢看博士跑步的样子。优雅,迅速,跳跃的样子是那么轻盈,就像在跳舞。特别是当博士看到自己,开心的小步跑来的样子,让人感觉心脏被击中。

有时博士会卧下来休息,偶尔有干员路过博士会邀请他或她躺在马腹附近,趴在肚子上也是可以的。博士的肚子会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带着暖洋洋的温度让人感觉无比的安心。

 

 

罗德岛上的警告很多,其中排在第一的是“永远不要在没有打招呼的前提下接近博士的背后,也不要突然吓唬博士以及拍博士的屁  股。更不要在博士没有理智的时候做以上事情,后果自负。如误伤他人全责由搞事者承担。”

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句警告呢?做为当事人,杜宾,角峰和讯使有话要说。

其实是很普通的一场战斗,但当时出了点小意外。整合运动的一名敌人假死,打算暗杀博士。在博士附近的杜宾讯使最先发现,可惜要跑过去肯定来不及,讯使只能大喊“博士,身后!”然后和杜宾一起冲过去。然后就看见那个整合运动的被博士一击尥蹶子踢飞四五米远。然后就在博士“我的妈啊吓死我了讯使呜呜呜呜呜呜”的声音中被博士一把抱住。你问那个整合运动的人咋样了?讯使表示美人投送怀抱谁还管其他的。杜宾表示nmd,wsm,明明我也是先来的。

至于角峰大哥,那叫一个冤。当时博士失去了所有理智,整个马都摇摇欲坠要倒下来似的。跟在身后的角峰看到想拍博士肩膀叫住他,结果突然感觉面前迎来一阵很强的风。战斗经验丰富的角峰立马举起盾牌抵挡,咚的一声过后,角峰被踢的后退三步勉勉强强站住。角峰呆了,其他看到的也呆了,博士自己也呆了。回到罗德岛之后,不知谁传的谣言,说角峰偷摸博士屁股不成还被踢了,并且愈演愈烈。角峰表示“我不是我没有”要摸也不会偷偷摸摸的摸。当然后半句没说出来。谁不知道暗恋博士的在罗德岛里两只手都数不完,要是全部打过来这谁抵得住啊。

 

 

那么谁可以摸博士的马屁股呢?答案是只要你想你都可以。有人可能会觉得矛盾,但是你要知道博士他很好说话,很好哄,简单来说就是单纯好骗,当然仅限熟人。你可以用“博士,我可以摸摸你的尾巴吗”或者“博士,我来帮你梳尾巴吧”来乘机摸博士带有弹性的结实的马屁股。又或者“博士,我好累,你背我回去吧”来达到目的,而且还可以享受博士的细腰和紧实的马背。当然,女性干员和未成年干员成功率要多的多。

不过,最好最尽兴的当然是趁博士熟睡,或者丧失理智接受治疗的时候摸个够。不仅可以享用屁股,马腹,腰部,后背等任何地方,博士还不会做出反抗。醒了整个人也迷迷糊糊的,随便一哄立马倒回去,醒来后也不会记起来昨夜发生了什么。

那么问题来了,谁会在博士熟睡的时候进来呢?某贸易公司董事长兼谢拉格军阀今天也带着异常满足的表情,甩着尾巴,陪博士看文件呢。




PS:博士的马身是阿拉伯马,平均肩高140~150的超级漂亮帅气的马儿。



图片来自百度,侵权删